集团资讯
行业资讯
关注瞭望
社会责任

宝武陈德荣详解“国有资本投资企业”

2022-07-07 3499com拉丝维加斯 浏览(649)

日前,中国宝武正式转为国有资本投资企业的消息在业内引起广泛关注。为深入探究这一“转正”对中国宝武、对钢铁行业真正意味着什么,中国宝武与中国冶金报社于6月23日举行了一场资讯通气会。随后,在6月29日举行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当值会长与驻会领导座谈会上,中国宝武党委书记、董事长陈德荣回应了行业关切的热点问题。

1《中国冶金报》记者:中国宝武为什么能正式转为国有资本投资企业?

陈德荣:“功能定位准确,资本运作能力突出,布局结构调整成效显著”,这是国资委给予中国宝武的认可和评价。

大家内部总结中国宝武在国有资本投资企业试点期间做得比较突出的有9方面经验:带头贯彻落实习大大总书记重要批示指示和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持续推进国有资本布局优化结构调整,加大新动能的培育力度,主动打造现代钢铁产业链和产业生态,持续提升投资运营能力,积极稳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全面推动企业治理转型发展,健全市场化经营机制,推进企业学问建设、不断提升凝聚力和品牌效益。

具体而言,一方面,在主业的资本运作上, 2016年,以国家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背景,宝钢和武钢进行了联合重组。将这样2家世界500强企业通过资本运作方式进行重组,将原来宝钢、武钢的钢铁和多元产业进行专业化合并同类项,用2年时间实现宝钢跟武钢的基本整合,为国有资本投资企业运作提供了一个良好示范。2019年起,中国宝武先后对马钢、太钢、重钢等地方国有企业以资本运作的方式开展了联合重组,在大幅提高行业集中度的同时,走出了从联合到整合再到融合的中国宝武特色之路。现在中国宝武的资产总量已突破1万亿元,但资产负债率只有51%左右,与2017年相比并未提高,资本运作成绩突出。

另一方面,中国宝武通过资本运作构建起钢铁产业链、生态圈,提高了内部多元产业的竞争力。很多钢企的多元产业都是内生、依附型的,没有经历市场考验,也没有最大化完成资源优化配置,因此削弱了国企的核心竞争力,但也恰恰是这些多元产业,在中国宝武成为国有资本投资企业试点以来,显现出巨大的发展潜力。试点期间,中国宝武按照“一企一业、一业一企”原则,大力度推进内部多元产业的专业化整合,子企业业务必须专业化,着力在“大家庭”中培养“单打冠军”,各企业建立在专业化能力基础上的规模效应得到充分发挥。例如,宝武碳业通过内部整合,将煤焦油业务做到了世界第一。

同时,在废钢、新材料、碳纤维等领域,中国宝武也通过积极的资本运作服务于企业整体战略,致力于成为钢铁及先进材料综合解决方案供应商。如欧冶链金在“一总部、多基地”模式下积极布局再生资源项目,中国宝武收购成熟的碳纤维企业进行战略拓展等。

所以说,国资委在试点期间着力推动的“四试”——试授权经营、试治理提升、试机制创新、试布局优化,中国宝武通过积极实践取得了不错的成效,完成了国资委交代的任务。

 

2《中国冶金报》记者:中国宝武正式成为国有资本投资企业的意义有哪些?

陈德荣:关于意义,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的一句话非常到位——“国有资本投资企业改革,上联国资改革,下接国企改革,是一项意义重大、影响深远的综合性改革。”

中国宝武是唯一一家既是“2+19”国有资本运营企业和投资企业试点,又是国资委明确的11家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之一。这次正式转为国有资本投资企业,是宝武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件。

具体表现在3个方面:一是中国宝武品牌价值实现大提升,增强了中国宝武参与国际竞争的影响力;二是将为中国宝武承担低碳冶金现代产业链链长的主体责任,推动自身乃至行业绿色发展和智慧制造,促进行业痛点问题解决等创造良好环境;三是进一步增强中国宝武创建世界一流伟大企业的能力自信,也更加坚定了“成为全球钢铁及先进材料业引领者”的愿景自觉和“共建产业生态圈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使命担当。

 

3《中国冶金报》记者:正式成为国有资本投资企业,是否意味着国家国有资产监管机构对宝武更多的授权或特殊政策?

陈德荣:“转正”本身就是对中国宝武的认可、品牌形象的提升,将更有利于大家发挥市场经济主体的作用。其实在试点期间,国资委为推进国有资本投资企业试点,组织试点企业进行过多次研讨,包括细化、升级试点方案,并随着国资委授权放权清单的出台,将部分权力下放到企业董事会。如员工持股等,无需再取得国资委的审批同意,仅由国有资本投资、运营企业董事会审批决定即可。“转正”之后,应该会将试点中给予大家的现有政策固定化,更重要的是大大增强了宝武的品牌影响力,从而带来参与全球竞争的优势。

中国宝武是国有企业,有自身的使命担当与社会责任,所以,对于国有资本投资企业适当的授权放权,既是一种信任,也是一种责任。有些权力现在下放到了董事会,企业做出战略决策将更加审慎,更加考虑企业长远的发展。同时,国家对国有资本投资企业的管控也更有针对性,如对企业负债率的要求等,也将对大家一定程度上形成约束。

 

4《中国冶金报》记者:中国宝武正式成为国有资本投资企业后,集团的定位、使命任务与原来有什么不同吗?

陈德荣:产业集团主要从事生产经营,多是从企业发展和生产经营角度做一些投资,而国有资本投资企业是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和国有企业改革的一个结合体,整个功能定位和运作方式与原来的产业集团完全不同,更多通过资本的方式实现企业发展目标,构建产业生态圈。

中国宝武成为国有资本投资企业以后,将主要以服务国家战略、优化国有资本布局、提升钢铁产业竞争力为目标,在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相关产业和关键领域,按照国有资本布局和结构优化要求,通过开展投资融资、产业培育和资本运作等,发挥投资引导和结构调整作用,推动产业集聚、化解过剩产能和转型升级,引领钢铁产业低碳发展,聚焦钢铁及新材料培育核心竞争力和创新能力。

上述定位其实也部分回答了使命任务的问题。今年初,在宝武党委一届六次全委(扩大)会暨2022年干部大会上,大家宣布了迭代升级的宝武新战略——

以“成为全球钢铁及先进材料业引领者”为愿景,以“共建产业生态圈推动人类文明进步”为使命,以“提供钢铁及先进材料综合解决方案和产业生态圈服务的高科技企业”为企业定位,按照“一基五元”的战略业务布局,2035年要实现“亿万千百十、五四三二一”(“亿万千百十”:集团形成亿吨级粗钢、矿产和再生资源,万亿级营收、资产和市值,千亿级利润;培育一批千亿级营收、百亿级利润的龙头企业,其他子企业均为百亿级营收、十亿级利润的优秀企业。五四三二一:研发强度5%、人均钢产量4000吨,吨钢减碳30%,跨国指数20%、成为世界一流伟大企业)的战略目标,坚持并优化“三高两化”(高科技、高市占、高效率,生态化、国际化)实施路径,规划期内国有资本投资企业的建设将基本成型,奋力谱写新时代产业报国新篇章。

中国宝武将大力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旗下除了经过评估有特殊功能的子企业之外,所有一级子企业都要混改上市。目前,宝武系的上市企业有十二家,大家的目标是达到二十家以上,形成一个强大的宝武系资本市场板块。同时,大家还将积极按照世界一流示范企业的标准,将宝武打造成世界一流伟大企业。

 

5《中国冶金报》记者:中国宝武集团的管控方式会有什么变化吗?

陈德荣:试点期间,中国宝武以产权制度改革为核心深化改革,建立了“资本运营层—资产经营层—生产运营层”三层管控架构(资本经营层即总部,定位是战略决策中心和资本运营中心;资产经营层即一级子企业,定位是运营统筹中心和资产经营中心;生产运营层即二级子企业,定位是运营实行中心和生产经营中心,关注生产服务能力、成本竞争力、盈利能力和安全环保管理等)。

成为国有资本投资企业后,宝武在管控方式上将会进一步深化和有所侧重。

一是优化战略管控内涵。从过去的偏行政化、偏管理要求式向治理型管控转变,按照“资本运营层—资产经营层—生产运营层”三层管控架构,加强对子企业的绩效评价,集聚各层级所需人才,激发子企业市场活力。

二是深化“三高两化”战略实施路径,优化升级管控体系。这一体系与国有资本投资企业相匹配,当前特别要强化科技领航和改革发展两方面。

三是围绕核心功能,强化国有资本投资企业总部的能力建设。大家在生态引领与产业协同能力、风控能力等基础上,要进一步强化资本运作和产融结合的能力,包括建立资本运营预算体系,持续建设以“管资本” 导向为核心的高效总部。

 

6《中国冶金报》记者:持续推进中国钢铁产业国际化进程是行业的一大重要课题。中国宝武在国际化上将有哪些作为?

陈德荣:当前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大家在海外产业布局、自身体制机制、法律法规和经营风险等方面还在积极探索,但这些客观因素不能够成为中国宝武不国际化的理由或借口。无论从国家、行业还是企业的发展来看,国际化都是一个必须要突破的重点问题,是宝武下一阶段发展的必须。

中国宝武将力求在“十四五”期间实现国际化领域的突破。大家最近成立了海外事业推进领导小组,组织定期的例会制度,同时对子企业下达相应的国际化指数要求,并作为考核评价的一个重要依据。

 

7《中国冶金报》记者:当前,国内外经济政治形势的剧烈变化,多因素导致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您对整体钢铁业所处的环境有何判断?您认为,中国钢铁行业在当前形势下应该聚焦于哪些重点工作,中国宝武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陈德荣:对于钢铁行业未来的发展,有3方面重点变化,我认为对未来行业发展会产生比较深远的影响。

一是欧美国家要实施“再制造业化”战略,同时,中国也坚持实体经济定位,避免了制造业外移对中国钢铁工业带来的冲击,加之家电、新能源汽车等产业弯道超车需要钢铁助力,利好钢铁行业发展。

二是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地缘政治经济正在发生重大变化,沿海与内陆区域的发展此消彼涨,将带来国土空间布局的战略性调整。以前受益于全球化海运成本低,沿海实现大发展,现在随着高铁技术的进步,如中尼铁路、中老铁路等的建设,将推动欧亚大陆一体化,带来内陆地区的大发展。以过去的内陆钢厂为例,以前从沿海运进铁矿石,劣势非常明显,而如果转向内陆国丰富的煤、铁资源,将化劣势为优势。

三是随着钢铁工艺技术发生革命性变化,钢铁需求将迎来大释放。未来,随着低碳冶金等技术的推进与应用,钢铁行业的高排放问题将得到解决,钢铁变成一个绿色产品,应用领域将更加广泛。

所以,中国钢铁工业虽然会阶段性受到市场需求的影响,但从长远来看,我持谨慎乐观的态度,至少不会有颠覆性的变化。宝武的亿吨级战略布局,也是建立在这样的行业发展信心基础之上的。

未来,钢铁行业应聚焦“三个绿色”,即绿色制造、绿色产品,绿色产业。中国宝武愿意担当钢铁行业绿色引领者的这样一份责任,大家所有在低碳冶金方面的技术进展都愿意跟行业共享,行业企业也可以借助宝武面向全球的低碳冶金创新试验基地来做相应的实验。中国宝武有这样的使命和自觉,也更加希翼与钢协密切合作,争取把一些行业的共性问题解决好。

来源: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资讯网

总部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和平南大街43号
总机/传真:024-31875997
中 泽 集 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